如何抢占第四次工业革命风口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第四次工业革命,是继蒸汽技术革命、电力技术革命、信息技术革命后的又一次科技革命。前三次工业革命的爆发,均始于某项重大科技创新或发明。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一场什么样的革命?其标志性技术或创新是什么?对传统制造业和社会生活将会带来什么变化?我们该如何应对?在3月24日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第四次工业革命分论坛上,嘉宾们围绕这一话题各抒己见。

  智能化融合是标志

  “理解第四次工业革命,就是理解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融合。”达索系统CEO、董事会副主席伯纳德·查尔斯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就是通过设计、模拟,融合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用可持续的方式来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让产品有更好的体验。以汽车为例,就是把数字服务、电子产品、软件和机械体系结合在一起,使之成为智能汽车。

  第四次工业革命最重要的标志就是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实现可持续发展。沃尔沃集团首席可持续发展官古天成指出,我们不仅要理解在工业生产中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是如何连接的,还要懂得在生活中应用这些技术。

  针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不同版本解读,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则认为,其核心还是智能化,“不管是物理世界,还是生物世界,无非就是通过智能技术,将之没有间隙地融合在一起”。

  “如果一定要给第四次工业革命定一个生日,我想应该是上个世纪90年代。”国科控股董事长吴乐斌表示,当初信息高速公路兴起时,很多科学家都觉得距离很远,后来发现现实比人们预期发展得要快,“特别是1996年Wi-Fi的发明,让计算无处不在,而智能手机的出现,使其不再是一个工具,而成为我们的‘器官’了”。

  传统产业迎来新机遇

  无处不在的移动网络,体积更小、价格更低、功能更强大的传感技术,以及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出现,第四次工业革命无论在发生速度、涉及规模还是影响力上,都将远超前三次技术革命。那么如何通过第四次工业革命来改造传统企业?作为传统产业代表,曾庆洪表示,关键就是要通过智能制造,围绕市场需求,研发和生产智能产品,提高组织效率,匹配好智能服务。

  “中国一方面是钢铁、水泥等产能过剩;另一方面,中高端、优质的产品供应不足,如果制造业能够变得更智能,就能实现更快调整。”伯纳德·查尔斯认为,只有实现制造业的数字化,才有可能打造一个可持续的经济。

  世界知名的Epic Game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蒂姆·斯维尼称,用电脑模拟产品等技术正在快速发展,这将促使设计营销和用户体验发生革命性变化。比如,视频游戏领域早已实现了虚拟和现实的结合。

  蒂姆·斯维尼还表示,当前全球50%的人住在城市,依靠虚拟技术设计城市,有助于建立智慧城市,更适宜人们工作和生活。有些城市设计者可能并不完全理解自己的设计带来的影响,而通过虚拟技术可以模拟一下。比如,无人驾驶汽车会如何改变城市面貌,哪些技术能促使人机更好地互动,产生新的产品,甚至创造新的就业岗位。

  创新体系亟待建立

  建设工业互联网,实现智能制造被认为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也是目前欧美等国制造业努力的方向,但机遇往往与挑战并存。“首先是规模成本问题,智能化需要巨大投入,如果没有大的产出,小企业能否承受得起?其次是就业问题。都人工智能化了,员工就业会不会受影响?再者是道德问题。以无人驾驶汽车为例,在面对不可避免的交通事故时,是保护车内的人还是车外的人?”曾庆洪对此有些忧虑。

  有嘉宾引用世界经济论坛新近发布的《未来就业报告》指出,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会导致未来5年有超过710万个就业岗位因为裁员、自动化发展和中介环节减少而消失,其中多数岗位属于“白领式”工作和行政工作。如果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成果全部用于中国的工业之中,又将会引发多少员工失业?而新技术革命能够增加的就业岗位又是多少?新岗位和失业的岗位,能否形成有效衔接和无缝对接?

  但古天成并不担忧工作岗位的创造。“即使卡车都实现了自动驾驶,但卡车司机还会在那里。”他举例说,飞机拥有自动驾驶系统,但在执飞过程中还是有飞行员在。他认为,当蒸汽机到来的时候,大家担忧有很多的工作岗位会失去,但实际上创造了更多的工作岗位。

  蒂姆·斯维尼认为,当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结合起来,这对政府提出了更高要求,因为这需要新的监管规定和新的政策。而政府规章制度的演变非常慢,技术变化太快,两者很可能无法同步。此外,由于社会将更依赖网络和信息,这就需要政府加大对数据安全、网络安全的保障力度。

  “在以色列教育当中,妈妈很重要,以色列人的妈妈会问孩子,孩子你今天提问了吗?而我们中国的妈妈是问,孩子你考多少分?”吴乐斌还认为,中国妈妈的提问不是创新教育,中国要想抢占第四次工业革命风口,还要建立起包括国民教育、科技银行、科技保险等在内的创新体系。(经济日报记者 杨忠阳)

(责任编辑:石璐言)